15【我真的很討厭,做你的皇后】

15-1

宮中楓葉幾度被秋葉染紅,隆盛二十年的這天,是人間四月好時節。彤娟看著茶几上那碗黑澄澄的藥,微微的嘆了口氣。

自從六年前小產,二年前摔傷後,她的身體就一直不見好。皇上命太醫院日日按時送來珍貴藥材熬煮的湯藥,希望能讓皇后鳯體早日康復。

此刻,寢房內四下無人,彤娟捧起藥碗,輕悄的走到窗邊,眼中調皮神色似是雙十年華的小姑娘,嘩啦嘩啦,珍貴藥湯盡數灑落窗外。

卻見敏心突然衝進房內,慌張喊著:「娘娘,娘娘,不好了……」。才看見彤娟捧著空落的藥碗,似是做錯事的小女孩。

敏心不敢置信的看著彤娟,渾然忘了剛才想要稟報的事:「娘娘,原來這些年來妳是這樣喝藥的? 難怪妳總是不讓我們侍候餵藥,難怪妳的身體越修養越糟,娘娘,妳……」

彤娟不耐的打斷,「妳剛才原本,是想說什麼來著? 瞧妳緊張的。」

敏心這才又想起,小心的覷著彤娟神色:「方才接到消息,段夫人……昨天夜裡病逝了。」

藥碗哐一聲,在平滑如鏡的地面碎落。

她記得最後一次見到馬氏,那天雨過雲開,天邊紅霞似火,投在馬氏平凡的容顏上,竟隱隱有著傾城的絕色。

那時馬氏已染病,她們都知道也許是最後一次相見,彤娟難過的握緊她的手,她卻那樣開心的笑著:「妳別難過,要為我高興。我終於,可以見到他了。」

「小妹,我們回族的規矩,是不可自殘的,若是自殘,便永生入煉獄,不得輪迴。那日我一時情急,竟想投湖殉情,沒想過這樣一死便再也見不到他了。還好你大哥救了我,讓我可以安心的過完這一世,可以好好的下去見他。」

「小妹,這一世,妳先遇到了一個翩翩公子,可是他負了妳。下一世,妳願不願意,給另一個謙謙君子機會?」

馬氏總是令人安心的語調彷彿還迴響在耳邊,彤娟輕聲的朝著南方天空說了聲:「大嫂,一路好走。」

回頭,卻見韓霜眼睛紅腫,與孫正賓立在門口。

15-2

「姐姐,要不是敏心發現,妳還想瞞我們多久? 妳這樣,是想拋下我們嗎? 妳不為我們,不為自己,也得為六皇子著想啊。」

彤娟還未及答話,孫正賓已激動的跪下:「娘娘,當年微臣並非故意隱瞞,實在是顧及娘娘的性命呀。娘娘,微臣敢擔保,這些藥都是貨真價實的珍貴好藥……」

「我明白,」彤娟笑盈盈的打斷他,用的是”我”,而非”本宮”。她那樣溫柔的看向孫正賓,看向韓霜,看向敏心,看向這些不離不棄的溫暖。

「我最近常常在想啊,我還不到四十歲,這一生還那樣漫長,不知什麼時候才能過完。在宮裡鬥的妳死我活,不就是想要活的長久嗎? 可是活那麼久要做什麼呢? 過著像慈寧宮那位一樣的日子嗎? 我可不想。」

「聽天由命吧,好不好? 看老天何時要帶我走,我們不要強求,好不好? 妳們就讓我這次,好不好?」

韓霜臉色發白,眸子裡有隱隱的光。敏心早已輕泣不止,孫正賓緊抿著嘴唇,雙拳緊握。

彤娟輕撫著韓霜顫抖不已的雙手,一雙澄澈眼眸看向孫正賓:「你會為我保守密祕吧?」

15-3

隆盛二十二年,雲南回族內亂,大理段家家主奉旨平亂。戰亂中遭長刀刺穿肋骨,仍奮勇率軍力戰,後傳捷報,為朝延再下一城。

消息傳來時,彤娟正與韓霜在窗前綉花,綉架橫在窗前,白緞底子墨青絲線,綉的是青梅,斜斜幾枝,針法十分靈巧,再不復昔日青澀。聽聞段家主遭長刀刺穿肋骨,彤娟並未作聲,室內一片寂靜,只聽聞針尖刺透緞面的聲音,突然一陣風吹來,窗前風鈴陣陣作響,那針便突然扎破指頭,一滴血落在枝頭,彷若盛開的紅梅。

便是此時,宮中傳出消息,說是這些年來聖眷最隆的榮嬪突然小產。

榮嬪是高句麗第一美女,初進宮便封了婕妤。皇上為她重新翻修宮殿,所有飲食用度遵照高句麗傳統,聖眷之隆令人側目。

彤娟到時茉貴妃也已趕到。這些年,茉貴妃的聖寵不復往昔,可畢竟有著子女與高位,即便風頭不如以往,仍端著後宮第二把交椅的派頭。只是平時單看不顯老,此刻立在榮嬪床邊,濃妝下的歲月痕跡竟是再也遮掩不住。

彤娟視線移向榮嬪,只見她美艷絕倫的臉孔雪白,淡色眸子淚盈於睫,皇上雙手顫抖的摟著她,像是摟著全天下最珍貴的寶物,她從未見過他如此失態的模樣。

胸中突然翻滾起久違的疼痛,彤娟卻不明白。以為自己早已看淡一切,以為自己早已不再在乎,此刻,他緊蹙的雙眉卻如利刃,刺的她體無完膚。

她端起皇后的從容,淡聲道:「妹妹還年輕,多休養休養,很快就再有機會了。」

榮嬪卻道:「是嗎? 怎麼皇后自那次小產後,便再沒有機會了?」

所有人皆是一震,全數跪了下來。

彤娟想,她應該說點什麼,應該拿出皇后的架子,或是再給個半真半假的笑容,可是她怔怔的站在那裡,黑玉眼中映入榮嬪絕色麗容,和她沒有半點相像,連要騙自己皇上是愛屋及烏都沒有辦法。

皇上,她的夫君,此刻,卻只是沈默。

彤娟終於高傲的笑了,聲音清涼如雪:「本宮沒有機會,是因為本宮想給你們機會。」

皇上猛然抬眼看她,而她靜靜佇立在那裡,是她一貫的倔強。

懷中榮嬪發出嬌弱的呻吟:「皇上,痛,好痛。」

皇上疲憊的擁緊她,語音淡淡:「都下去吧,讓朕與榮嬪靜一靜。」

彤娟匆匆回到昭陽宮,終於力竭,未及踏入殿中,便跪倒在地,這一跪牽動舊疾,痛徹心扉。可是又有什麼關係呢? 她睜眼望著黑夜裡漫天繁星,想起那夜他在耳邊如情人般的呢喃:「為了朕,做個好皇后;為了朕,做個最好的皇后。」她頽然仰倒,望著天際一彎冷月,輕聲道:「我真的很討厭,做你的皇后。」

15-4

隆盛二十四年,彤娟嘔出了第一口血。

為著這一口血,孫正賓攜著敏柏,敏心扶著韓霜,每個人皆是淚眼朦朧的圍著彤娟。

彤娟卻是一派輕鬆自在,含著笑問向孫正賓,「你說,我大約還有多少時間呢?」

孫正賓哽咽道:「若娘娘願意從現在開始服藥,大約還有五年光景,若娘娘執意不肯進藥,那麼,最多三年。」

彤娟輕輕頷首,臉上浮起柔軟神色:「我這一生,有過許多好時光;但最好的時光,便是有你們相伴的歲月。我覺得我這一生,很好,沒什麼遺憾了。」微微停了下,臉上浮起小女孩的天真笑容:「就是希望,能再見大哥最後一面。」

她看向敏柏,「明年初,皇上會再帶著我下江南,你能不能,幫我約下大哥?」

雙頰微染酡色,低聲道:「順道幫我跟他說,這一世,我許給了一個翩翩公子;下一世,希望早點遇上他這個謙謙君子。」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桑桑 的頭像
桑桑

花開剎那的櫻樹

桑桑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