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0【無論在什麼樣的情況,無論發生什麼事情,皇后的性命,才是第一要緊的事。你明白了嗎?】

10-1

銀白月色透過窗紗照進暗繡龍床,如水銀般傾瀉一地。彤娟自驚悸的夢中醒來,身後皇上的手環抱著她,纏得她透不過氣來。心臟狂跳如急鼓,她無聲的喘著氣,半個月前的驚悸畫面再度浮現腦海。 千鈞一髮之際,敏柏衝破殿門欲救她,卻先被掉落的帶火窗櫺砸傷。皇上隨後帶著侍衛趕到,柳騰祐一個箭步便衝進去救人,將已然昏迷的彤娟安全帶離。錦嬪連同鍾祥宮付之一炬。

妳可知妳得罪的是什麼人?這句話自那日起便如影隨形的跟著彤娟。她知道太后不會忍的下那口氣,卻從未想過太后竟想要她的命。可她卻不能告訴皇上,因為第一時間通知皇上鍾祥宮走水的,便是太后。

「又做惡夢了?」皇上仍帶睏意的聲音傳來。

彤娟漸漸平穩自己的呼吸,蜷進皇上懷中:「嗯,沒事了。」

「這次多虧了柳騰祐,朕得好好賞他。」

彤娟心下一動,柔聲道:「可不是,他多半是因上回茉貴嬪滑胎的事,本宮多所維護,想著報恩呢。」

皇上輕笑:「這麼個知恩圖報的人才,朕倒該好好提拔提拔。」

彤娟突覺睏倦,未再回話,沈沈睡去。

10-2

轉眼中秋佳節將至,彤娟為去除之前錦嬪焚宮的陰霾,花費全副心力在籌備中秋家宴。敏柏的傷勢雖未危及性命,卻因傷在腿處,行進時再無法如昔日般靈巧。彤娟便做主,讓敏柏出宮好生休養,再擇吉日讓敏柏與從小青梅竹馬的戀人成親。

只是少了敏柏這個得力助手,彤娟在處理各項繁雜宮務時,便更耗體力。卻又因太后及皇上極為看重中秋家宴,即便身體似乎常有各種不適出現,彤娟也都靠著意志力支撐了下去。

終於,中秋宴圓滿的結束。皇上攙著太后,帶著一眾妃嬪步出重華宮時,正是夜涼如水,微風徐徐。月華清明,照在殿前玉階上,便有著人圓月圓的吉祥意頭。卻是在這時,彤娟壓抑多時的不適一湧而上,眼前一黑,眼看就要自玉階上跌下。

只聽皇上身後傳來清朗叫聲:「小心皇后娘娘。」

四周宮人一驚,險險的扶住了彤娟,皇上臉色煞白,抱著她轉回內殿。

兵慌馬亂中,茉貴嬪若有所思的看著剛才出聲提醒的俊朗男子。沐浴著一身月氣清華,柳騰祐臉色沈沈的隨著其他侍衛離去。

10-3

宣德殿內,孫正賓恭謹站著。

不同於剛才在重華宮內殿診出喜脈時的欣喜若狂,皇上此時的神色莫測,開口時,聲音有些沙啞:「皇后素來體弱,你道,這胎是否能保住?」

孫正賓心底微驚,沈著答道:「娘娘體內先有旱芹香的影響,再有冷宮環境及食物造成的溼寒體質,身子雖然較一般正常女子柔弱,但自出冷宮後,已仔細調養了十來年,這一胎若無旁的影響,微臣倒有母子均安的把握。」

皇上雙目微垂,似在思索,孫正賓看向桌面,才發現皇上看似平靜,桌面上的手卻輕顫不止。片刻,皇上不帶表情的看向孫正賓:「無論在什麼樣的情況,無論發生什麼事情,皇后的性命,才是第一要緊的事。你明白了嗎?」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桑桑 的頭像
桑桑

花開剎那的櫻樹

桑桑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