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4 【妳這模樣,真像朕從前很喜歡的一個小姑娘】

04-1

自冷宮出來後,墨嬋晉位為妃,由皇帝親自改名,賜居昭陽宮,並成為大理段家家主義妹,不久,皇上又依段子謙提供的幾項證據徹查當年事件,把誣陷墨嬋從而一躍而成婕妤的蘇敏襄賜死。之後,一向與墨嬋交好的芳貴嬪韓霜產下三皇子,也由皇上親自發話,交由彤妃撫養。

一時間,彤妃榮寵無限,再不是當年身處冷宮、慘遭滅族的小小庶人。

「郡主,如今你可是萬歲爺心尖上的人,再沒有人敢欺負你了。」

與敏襄同為墨嬋家生婢女的敏柏,在聖旨傳來後,止不住苦盡甘來的眼淚。

墨嬋輕輕拭去敏柏的淚,看著這個與她一同在冷宮吃苦的忠心女子,語氣溫和:「別哭了。你在冷宮那幾年,還沒哭夠嗎?」語氣一轉,又堅定地說:「以後不許再叫我郡主了。」

敏柏聞言一驚,想起主子的郡主封號是因先帝憐惜墨相痛失愛子所賜,如今墨氏族滅,皇上網開一面,未追究主子的墨氏血統,還特地為主子改姓賜名,用心可見一斑。自己卻如此不經大腦,口無遮欄,若被有心人聽去,還不害主子再死一次?不覺惶然道:「是敏柏失言了。如此辜負皇上的用心。」

墨嬋淡淡一笑,視線轉回手上的書卷。那字句卻無半點落入眼中,只想著皇上昨夜深情的話語。

「……墨色晦暗,女單不祥。朕特地為你挑了彤姓,好讓你沾沾大紅喜氣。又怕你眷戀舊名,特地擇了娟字,嬋娟嬋娟,永繫帝心。你說,朕是不是用心良苦?」

她怔怔看著皇上俊朗眉眼,腦中浮起他幼時的模樣。那年,他隨當時正當寵的母親湘妃回墨家省親,尊貴的皇子遇上頑劣的郡主,竟也能相安無事。

「我是嬋嬋。」她說。

「我是冕冕。」他說。

「唷,這不是纏纏綿綿嗎?」忘了是誰,湊趣的說了句。

眾人都道皇上為她的改名是莫大榮寵。只有她自己明白,箇中真理。

綿而不纏,才能在君側長伴。

 

時間一晃,轉眼又過了兩個寒暑。自皇上登基前便已染病的梅貴妃林語孅,在春暖花開的三月天卻不見好轉,反而更加虛弱,宮中的人心裡有數,只是在等日子罷了。

這日,皇上下朝行至御花園,迎面突然遇見一裊裊婷婷的麗人。她出現的時間是那樣的恰巧,就連乍見皇家儀仗,驚恐中猶帶淚痕的嬌弱表情,也計算的那樣剛好。

皇上柔聲道:「免禮吧。朕是不是,在哪兒見過妳?」

嬌弱女子輕聲道:「皇上恕罪,奴婢驚擾聖駕,罪該萬死。皇上覺得奴婢面善,或許因為……因為奴婢像……」話未說完,突然摀住了嘴,看似惶恐,卻仰起臉來朝皇上投下了風情萬種的一眼。那眼中帶有一絲惱意,卻有更多情思,千絲萬縷的繞進皇上心底。

皇上看清了她的面容,揚起一抹笑,輕聲道:「妳這模樣,真像朕從前很喜歡的一個小姑娘。」

柳騰紹隨侍在御駕後方,這一幕盡收眼底。心裡有著微微的苦澀,卻沒有想像中痛苦。從卉兒央著他想辦法進了皇后的長定宮,卻從此避不見面後,他心下便已雪亮。

許久未見,剛才見到卉兒的第一眼,他著實驚喜。但卉兒整個人散發出來的氣息,卻不再是從前讓他傾心的靈巧。現在的她,嬌媚動人,明豔華貴,隨時都有可能成為皇上的新寵。

只是為什麼,有些面熟呢?

冷宮裡一張蒼白容顏浮現腦海,他突然明白了卉兒的出現,與皇后的用心。起步隨皇上離去時,心頭卻湧現了這樣的念頭。

還好見到這一幕的,不是俊主。

04-2

夜裡,內官來話,說皇后在長定宮召見。雖不知是什麼事情,但彤娟早不是當年任人欺凌的天真女孩,她整整衣飾,往長定宮出發。

進到殿內,卻見皇上也端坐在內,身前立著一個弱不禁風的婷婷女子,女子轉頭,彤娟看見了那女子臉上與自己神似的眉眼,以及更為嬌嫩的青春。

「奴婢采卉,參見彤妃娘娘。」

彤娟不知該說些什麼,只能輕輕頷首。

瑾嵐向來一絲不苟的儀容,流淌出無限笑意:「采卉本姓楊,伶俐可人,本宮一見到,便想著這必是可以取悅龍心的可人兒。收著這些年仔細調教,今日正巧被皇上撞見,妳瞧,皇上這會兒上門來要人了。」

其實這也沒什麼。彤娟想著。只是,此刻有個女子,正輾轉病塌,命懸一線。那個女子,自詡有冷梅的傲雪之姿,母家華貴,夫君寵愛,曾經溫柔可人,總是盛氣凌人,此刻獨自一人。

那個女子最盼望的,大概也只是她的夫君,能在最後這些時日,多陪陪她。

可是她的夫君,今日遇見了一個美好的女子,此刻追逐那女子的身影來到長定宮。彷彿渾然忘了曾經那樣盛寵過承華宮裡望穿秋水的梅貴妃。

「彤妃莫不是吃醋了吧?怎麼不說話呢?」皇后的聲音飄飄渺渺傳來。

「娘娘說笑了,有可心人為皇上解憂,嬪妾高興還來不及,怎麼會吃醋呢?只是,貴妃姐姐身子仍不見好,心裡有些擔憂罷了。」

皇后點點頭:「彤妃說的是,本宮也正是為了梅貴妃著想,想說招些新人冊封,給宮裡添些喜氣,給貴妃添點福氣。」轉身看向皇上:「不知皇上意下如何?」

皇上看向采卉,再看向彤娟,笑意融融,如和煦的春風吹過眾人:「皇后添喜的主意甚好。不過,衣不如新,人不如故,為新人冊封的同時,也得為朕的愛妃晉個位份,娟兒,妳說好不好?」

領受著這樣浩蕩的皇恩,彤娟卻突然脫口而出:「皇上為采卉妹妹想好封號了嗎?」

皇上笑意不變:「果然還是娟兒知心解意。朕打算封她為容華,賜號茉。」

「墨?」瑾嵐狀似驚訝的覆誦了聲,眼裡閃過隱約的惡意。

皇上的聲音益發溫柔:「是茉莉的茉。朕瞧著卉兒挺像朵清新的茉莉,你們說是不是?」

望進皇上情意無限的眼中,彤娟的心越發冰涼,無依無著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桑桑 的頭像
桑桑

花開剎那的櫻樹

桑桑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