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3【不管受了什麼委屈,妳知道,大哥…大哥總是在這裡】

03-1

墨嬋對於自己能出冷宮一事,總是帶著幾分不真實感。太后對她說的,那個替她求情的段家家主,她實在是一點印象也沒有。但不論如何,能離開那個地方,總是好的。

一直到三日後,她見到那個紫衣男子,這些日子像在夢中的感覺,才真實起來。

她疑惑的看著男子英俊淡漠的眉眼,低聲道:「我不認識你。」

段子謙朗聲一笑,「想不到雪地上那位勇敢的小姑娘,一轉眼就忘了自己的善行?」

電光火石間,墨嬋想起了那個雪夜,想起了被拒婚的那天。想不到,最恥辱的一天無心做下的善事,竟成了今日可以走出困境的原因。

「段家主顧念舊恩,為民女請命,民女感激不盡。但民女一入皇城,終生再不可離開,段家主…」

「墨嬋姑娘不用擔心。皇上允了臣一個要求,臣便是想求將姑娘帶離皇城。若姑娘不嫌棄,臣希望能與姑娘兄妹相稱,姑娘從此便是我大理段家家主的義妹。段家家規甚嚴,一旦確認義兄妹身份,便終身為兄妹,斷不可再行嫁娶之事。姑娘不必擔心會壞了名聲。這些,臣都向太后及皇上稟告過的。墨嬋姑娘可放心。」

這聽起來,美好的不像真的。墨嬋愣在當場,她從沒有想過,自己的人生可以有這樣不同的選擇。但內心最底層,卻固執的在等著,等著那個人出聲。

那人卻始終沒有出聲。

墨嬋今天穿著太后特地為她挑選的淺紫宮裝,一頭潑墨似的長髮鬆鬆的挽個垂雲髻,上頭斜斜插支白玉步搖,如畫的眉眼,清減的容顏,卻似乎未能引起殿堂上那人半分的注目。

也是。墨嬋想著。都三年未曾聞問了,她怎麼,就還不明白呢?

抬眼望向前方那個笑的溫和的紫衣男子,他說,會認她做義妹,她可以從此離開這座孤寂的深宮,不用再隱忍過活,可以自在快意。是,真的嗎?

只要往前一步,她想,往前一步,再往前一步,她的夫君已經不要她了,她的皇上已將她允給旁人了,她還在猶豫什麼?

眼底泛起一絲輕快笑意,是了,她其實就是這麼個愛笑愛鬧的性子,他不要她了,那麼她便自己要自己,那也是好的。

墨嬋朝著段子謙露出陽光般的笑容,微微提起裙裾,就要向他走去。

「誰敢走?」

寒潭般的冷冷嗓音響起,那語意竟是震的所有人心頭一驚。

瑾嵐柔聲道:「皇上,君無戲言。」

一向似水溫柔的帝顏此刻不帶表情,他一字一字,竟給人咬牙切齒的錯覺。

「朕只說過,朕能允的,朕都允。」

「墨嬋,朕不允。」

 

03-2

御花園,小橋流水,涼亭水閣。

墨嬋幾日前被皇上賜姓彤,改名娟,此刻正在送別由太后做主為她認下的義兄段子謙。

「妳真的想留下來?若妳不想,大哥總是可以想辦法。」

彤娟輕笑,她真心喜歡這個當年順手救下的大哥。幼時被祖父嬌寵得無法無天,導致墨家男子個個對她避之惟恐不及,遑論像其他千金閨閣的兄長一般,對幼妺疼愛呵護。現在平白多了個大哥,讓再無家人的她,溫暖在心頭。

段子謙仔細的看著她,當年,他覺得她是個冷靜又勇敢的小女孩,今次一見,才發現她其實是個傻氣又倔強的大姑娘。

那年他在京城與父親遭逢世仇馬家暗算,幸虧遇到她,才得以翻身,搶回段家在大理的藩王位置。可惜,他在一切安置妥當後,隔年帶著自己繪出的畫相來京城尋人時,才知道閨名墨嬋的恩人已然成親。

她好就好。他記得那時,他是這麼想的。

卻在半年前,輾轉得知她當時嫁的是皇子,如今已成皇上。而她竟在三年前新帝初登基時,因毒害皇嗣的罪名,尚未獲任何封賞便被貶為庶人,發落至冷宮。隨後不久,新帝更以墨家陰謀判國為由,下旨滅墨,九族全誅。

他聽到那些將她定罪的證據時,有些不敢置信。就因為那樣單薄的片面之詞,那些隨便誰都可以栽贓的證物,她就這樣被丟棄了。像丟掉一隻小貓小狗一樣,被她的夫君,丟棄了。而墨家滅門一案,更讓楚朝上下噤若寒蟬。再怎樣的忠肝義膽,最終也扺不過一句,功高震主。

她一定很難過,他想。

所以他策動了回部的歸順,暗中蒐集了當年的證據,想要為他的救命恩人,做點什麼。

他想保護她,不能用夫君的身份,那麼,用兄長的方式,也是好的。

「妳這樣的性子,留下來,也只是受盡折磨,生不如死。」

「啊?」墨嬋有些楞住。

琥珀色的眼眸定定看向她,不帶一絲情意,只有純粹的溫暖。

「但是,不管受了什麼委屈,妳知道,大哥…大哥總是在這裡。」

 

 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桑桑 的頭像
桑桑

花開剎那的櫻樹

桑桑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