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1【朕許你一個要求,只要朕能允的,朕都允。】

01-1

御書房,黑衣男子跪在地上,等著桌案前尊貴男子的指示。

「東西帶來了?」

「是。屬下找到了當年那個店家,並讓畫師依那店家主人的描述,畫出那位女子。」

「一切處理妥當?」

「是。」黑衣男子的眼中掠過一絲不忍,但仍朗聲回覆:「店家主人及畫師皆已處理,對家屬的安置撫慰也已辦妥。」

「嗯。拿來朕看看。」

黑衣男子恭敬的呈上紙卷,那頎長的明黃身影接過紙卷,正欲展開卻突然道:「你可看了畫相?」

黑衣男子連聲說道:「屬下不敢。屬下命畫師完畫之後立即封印,除了畫師和那位店家主人,無第三人見過這畫相。」

「嗯,下去吧。」

紙卷徐徐展開,畫中女子亭亭盈立,巧笑倩兮。修長手指眷戀的撫過女子臉龐,緊抿的薄唇卻不帶一絲笑意。 

01-2

雲南大理國,建於東漢,滅於大元。但即使國滅,段氏仍是大理乃至南詔各地的實際統治者,楚朝是從北方打來的天下,滇南的大理段家對朝廷而言是個微妙的存在,歷任段家家主也有著亦臣亦王的身份。

三個月前,向來對朝廷不甚親厚的大理段家,卻運用其在雲貴等地的勢力,為楚朝招降了常年桀傲不馴的回族部落。皇上龍心大悅,特召段家家主來京,賜官進爵,榮寵無限。今日,更是邀集太后、皇后及各宮妃婢,設宴款待。

歌舞昇平中,只見一紫衣男子肅然端坐。深刻的五官帶點疏離的冷峻,大理段家特有的琥珀色眼眸只是淡漠。他便是十年前經歷家變後,在二十歲即成為段家歷年來最年輕家主的段子謙。

他淡淡的掃過今日宴會上的各宮妃嬪,視線經過近來頗受寵的蘇婕妤敏襄時,略略停住,冷淡的眸色看不出情緒。

大殿上,皇上歡愉的笑著,對著段子謙道:「愛卿此次立了大功。朕賞什麼都顯的不足。這樣吧,朕許你一個要求,只要朕能允的,朕都允。」

段子謙微笑道:「臣謝過皇上。皇上既如此寬和,臣想向皇上求一個人。」

皇后傅瑾嵐撫掌笑道:「聽聞段家家主尚無婚配,若能與我朝公主貴女結親,也是美事一椿。」

位分僅次於皇后的梅貴妃亦道:「段家主相貌堂堂,一表人才,也須得拔尖兒的女子才匹配的上。皇上,嬪妾倒是想到一個品貌絕佳的人選……」

梅貴妃話未說完,卻被殿堂上一道悅耳但充滿威嚴的聲音打斷:「皇上賞的是段家主,要回話也是由段家主回,旁人倒是不用如此心熱。段家主,哀家倒是想聽聽,你想求個什麼樣的人。」

段子謙神色不動,一向冷淡的眼中卻多了絲柔情:「臣萬萬匹配不上大楚朝的金枝玉葉。臣是想向皇上求,當年被誣陷在冷宮的……」

「墨嬋姑娘。」

01-3

十年前。

墨家小祖宗忿忿不平的走在偏僻雪地上,後頭跟著氣喘噓噓的婢女敏襄。墨氏在楚朝是人盡皆知的金貴大戶,百年來出了兩位宰相五位將軍及數不盡的妃嬪,最近才告老還鄉的墨宰相更是當今四皇子的外祖。可惜墨宰相雖然一生平順,官拜廟堂,生平卻有一大憾事,那便是他英年早逝的長子。為了彌補這份缺憾,他將長子留下的惟一血脈寵上了天。可這位心比天高、名喚墨嬋的小姑娘今天卻遇到了她短短十三年的人生中,最大的挫敗。

她竟然……被二皇子……拒婚了。

雖然她原本就想好了對策要戲耍那個淫亂暴虐的少年,可真的被拒婚了,那揮不去的恥辱感卻深刻的折磨著她幼小的心靈,導致她悲觀的認為,從宮廷到家裡的路上,必定圍滿了想要嘲笑她的人群。因此,她挑了一條十分偏遠,非常僻靜的小路,想要躲過那些,其實並不存在的人群。

因為她如此的專注在自己的沈痛心事,因此,當那隻滿是血污的手突然從雪地伸出握住她的腳踝時,她竟忘了尖叫。

隨後跟上的敏襄則非常符合正常姑娘的反應,失聲驚叫了起來。

墨嬋伸手捂住敏襄的嘴,輕輕的說:「閉嘴。叫也沒用。」

然後視線由那隻滿是血污的手,緩緩移向手的主人,一張滿是血污的臉。

月光灑在墨嬋未脫稚氣的小臉上,明明是嚇傻了的表情,落在雪地上那奄奄一息的人眼中,卻解讀成了冷靜從容,處變不驚。這個清麗無雙的小姑娘,因此成了他二十年來見過,最有膽識的女子。

「救我。」雖是滿臉血污,那聲音卻低沈清晰。

墨嬋強自鎮定,她想,她不能表現出害怕。那男子既已開口要她相救,想來也不會真的傷害她。

「你要我怎麼救你?」

滿是血污的另一隻手伸出,上面放著半塊玉珮和一封信。

「幫我送至悅來客棧,交給一位藍衣公子。他有另外半塊玉珮。」

墨嬋接過玉珮和信,她其實完全可以不理會那個人,就當做什麼都沒發生的直接打道回府。但她雖然頑劣,卻一向嚮往江湖中傳說已久的俠義之風,因此,她十分守信的將玉珮和信交到了客棧的藍衣公子手中。

這麼件微不足道的小事,就如過眼雲煙,她轉身即忘。

卻不知,對雪地上的男子來說,她成了他一眼萬年的愛情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桑桑 的頭像
桑桑

花開剎那的櫻樹

桑桑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